丽河山庄

热学古人做“减法”?幽梦罗浮山!

热学古人做“减法”?幽梦罗浮山!

热学古人做“减法”?幽梦罗浮山!
日期:[2013-08-20]  版次:[AT07]   版名:[人在广东·人文地理]   字体:【
忘掉半辈子为住进水泥格子打拼的痛苦
■新快报记者 姚伟
葛洪与鲍靓大概修过变化之术,所以当黄大仙拿渔网捕获两只飞燕后,打开一看却是一双鞋子。道士们不仅是幽默的,还要借机警告世人:人们的双脚在世俗的泥坑里越陷越深,而他们的双脚却像飞燕一样轻盈潇洒,飞举如意,不为那些浑浊的世间器物所牵绊。
东晋炼丹家成就了罗浮仙气就自然风光而言,罗浮山与全国诸多名山大川相比,算不上出类拔萃。除几处天然瀑布之外,许多景点恐怕要让一些慕名而来的游人失望。罗浮山为人所称道,多半是因为其“仙气”与“龙脉”。而成就其仙气的,正是至今仍在道家内部享有崇高威望的东晋炼丹家葛洪。
说来也巧,南朝《南越志》说到罗浮山的来历,“此山本名蓬莱山,一峰在海中与罗山合而为一”,亦即海中传说的蓬莱山漂到广东,浮来之山与本地的罗山合而为一,于是有了神话色彩十足的罗浮山。
刚刚离开海拔零米的罗浮山正门,甫一置身于一个小山坡浓浓的树荫下,一阵凉风从地而起,卷入衣袖,笔者一身的暑气顿时消散无踪。这股凉意让人想起当年,于凉夜中披衣起床的葛洪弟子黄野人,亦即著名的黄大仙。
黄野人听说,师父常常深夜与南海太守鲍靓在罗浮山蓬莱阁岩石论道,出于好奇,有一天黄野人夜半躲在岩石后偷听。听到精彩处,黄野人侧身来看,却只见一双燕子立于石上,师父与太守皆无踪影。
古人善于做减法,而现代人一直在做加法
葛洪与鲍靓大概修过变化之术,所以当黄大仙拿渔网捕获两只飞燕后,打开一看却是一双鞋子。道士们不仅是幽默的,还要借机警告世人:人们的双脚在世俗的泥坑里越陷越深,而他们的双脚却像飞燕一样轻盈潇洒,飞举如意,不为那些浑浊的世间器物所牵绊。
几乎所有正统的宗教,都告诉人们要驯服贪欲、嗔恨,要抱持无缘之慈,时刻保持内心的清净无染。当人们见到罗浮山湖中安静的睡莲,伸出双手去感觉瀑布的清凉时,他们就能知道,这些美景之所以为自己所钦慕,因为它们象征着清净而悠远的内心世界,象征着平和自然、恬淡美好的人际环境。
当一个人在城市里倦了厌了,与自然山水的对话,的确是一次重新找回美好自我的契机。在葛洪建造的冲虚观前,很多人也许会暂时忘掉半辈子为住进水泥格子间而打拼的痛苦,也许会重新审视古人的思维逻辑和生活方式。古人善于做减法,而现代人一直在做加法,把自己和别人都搞得很累,这一切也许就植根于现代西方人对个体的错误假设:经济人都以追求最大经济利益为最高目标。由此,古代那种朴素简单的生活方式被渐渐遗忘。
西方经济学对人的定义,肯定会遭到葛洪和黄大仙的嘲笑,他们不追求最大经济利益,他们只希望远尘离垢。葛洪23岁就在罗浮山做伏波将军,据说他不需要罗盘,就望见了山里的龙脉。葛洪一生屡经战乱,深感人命无常,荣华如幻,于是放弃了公务员的优厚待遇,医保社保住房公积金全都抛下了,跑到罗浮山来修道。
苏东坡诗句,隐隐露出对葛洪之慕葛洪的《西京杂记》《神仙传》是非常出色的古代笔记小说,其文思之高,文采之妙让人叹服,即使是当时的著名文士,想来也难以与其匹敌。
据说葛洪的书法也是一流,宋代大书法家米芾在其论书名文海岳名言中,对葛洪的大字赞不绝口,认为其榜书远在欧柳之上,“葛洪‘天台之观’飞白,为大字之冠,古今第一。欧阳询‘道林之寺’,寒俭无精神。柳公权‘国清寺’,大小不相称,费尽筋骨。”
只是不知葛洪飞白还在不在天台山,笔者至今无缘得见。在罗浮山,倒是见到不少道士的笔迹,罗浮山管委会工作人员小高介绍说,前不久一位高龄道士主动要求在山中题字,其大字行草全无匠气,飘飘然有飞升之态,自有一股动人之韵。道家炼精化气、炼气化神一说,通过道士们的书法,自可窥见一斑。
据林语堂的《苏东坡传》记载,另一位大书法家苏东坡也是葛洪的崇拜者,苏东坡来到罗浮山下,吟出“罗浮山下四时春,卢橘杨梅次第新。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。”这其中也许携裹着对葛仙师的追慕之情吧。
道家炼丹,实情还是千年骗局?
炼气化神属于内丹修法,而烧炼丹药属于外丹。葛洪应该是二者兼之。葛洪的炼丹灶仍然保存在罗浮山中,只是实在看不出,前面添材的地炉与前面离它老远的封闭八卦炉之间有何关联,显然那早已不是葛洪当年所用之物。也许那是景区复建出来对游客意思意思罢了。《抱朴子》内篇中多有对丹药烧制方法的讲解,可知葛洪当年的确在山中对着炉子不断添材,炉中的水银化了又凝,凝了又化,不知熬过了多少春秋。
入山,没见到一个炼丹的道士,傍晚见到一处山脚烟气弥漫柴草有声,赶过去一看,只见一位农妇正在焚烧地里的蒿草。按《楞严经》的说法,仙人修成后往往躲在大海岛及深山人不及处。农妇烧蒿草时,那些不再炼丹的道士在大殿里摆开八仙座,个个以算命打卦为己任,也许此时的葛洪与鲍靓,正躲在某处山峰,透过石壁观看这一切,鲍靓会问他:“葛洪,你怎么看?”
罗浮山素有道家第七洞天之称,炼丹灶往上,会见到蓬莱径,是典型的洞天结构,三面被巨石合围,只留一面供人出入。按道家的炼气说法,这种地方最能聚气,因而是修道的上佳之选。
不过葛洪弟子们不再炼丹,也许是对的,《楞严经》说到这些仙人时,是带着深深惋惜的:此身是幻,虽寿千万岁亦有灭时,当其灭时,仙福享尽又散入诸趣轮回不息,受无量苦不得出脱。佛说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,身体是相,种种法门也是相。世间诸相皆有生灭,唯有如来藏不生不灭。追求长生,与追求富贵一样,终归虚妄。
一些人认为道家的丹术最大目的是骗取权贵的钱财,另一些人认为道家飞升的仙人们至今仍活跃在凡眼不及之处,释迦牟尼佛却以无限怜悯的口吻,指出葛洪们早已误入歧途。不知读到拙文的各位朋友,你怎么看?
寻找
外地人最喜欢的广东景区
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,人在广东怎能不先走遍南粤。《人在广东》周刊定期推出一个广东景区,通过记者游走发现景点,分享各地人文风俗,带你认识广东生活的更多方方面面。年底,将在介绍过的景区中,评选“外地人最喜欢的广东景区”。读者推荐景区请电邮:kbrzgd@163.com (人在广东新闻部)
葛仙翁与罗浮的二度情缘
葛洪,字稚川,自号抱朴子,人称“葛仙翁”,丹阳句容县(今江苏省句容市)人。约生于晋太康四年(西晋,公元283年),卒于东晋兴宁元年(公元363年)。公元306年,年方23岁的伏波将军葛洪首度来罗浮山(现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罗浮山),晚年一直在罗浮山修炼和著书。
葛洪是东晋时期著名的道教领袖,内擅丹道,外习医术,研精道儒,学贯百家,思想渊深,著作弘富。他不仅对道教理论的发展卓有建树,而且学兼内外,于治术、医学、音乐、文学等方面亦多成就。
罗浮山怎么去?
广州——罗浮山自驾路线:
广州萝岗收费站(往惠州方向)——广惠高速公路罗浮山收费站出口,穿过广梅汕公路红绿灯十字路口直行——罗浮旅游大道6.8公里即到罗浮山核心景区,亦即朱明洞景区大门口。
乘坐大巴路线:
在广东省汽车客运站乘坐往惠州博罗县的大巴,到达博罗县后乘坐惠州—罗浮山旅游专线即到。


文章分类: 山庄新闻
分享到:
丽河生态农庄
丽河生态农庄   电话:     13802355291    
E=mail:lfslhnz@163.com
地址:惠州市博罗县罗浮山景区水果场河背口村